我是你的可爱小猫炮机

8.0

主演:于小彤 关智斌 毛晓慧 楷旋 黄觉 

导演:吴锦源 

我是你的可爱小猫炮机 剧情介绍

花木槿生于五代十国的乱世。童年时和孪生妹妹花锦绣被卖到权 臣原家为奴。路上与同行的三个孩子于飞燕、宋明磊、姚碧莹结义 金兰,发誓同生共死。为在危机四伏的侯府出人头地,花木槿甘愿 多年做苦役,用父亲传授 详情

长相守 by 小谢 结局是什么?

  正文 第48章 end  卫河源自卫辉,流入故城境,经县东,过沧州,又往东北至直沽入海。...



《活受罪》和《长相守》全文

长相守 第一卷姻缘既定 第1章相遇章节字数:1131 深夜,破败的小屋愈发的冷清寂寞。“阿水…,来。”斑驳的灯光照着老人。枯瘦的面颊,呼明呼暗,仿佛预示着老人的结局,又一个生命的消逝。“我在,爷爷我在…”受弱的少年急忙抓紧老人颤抖的手。 “你这孩子,天生的良善的紧,我这一走可怎么办阿,要叫人欺负了去,让我怎生安宁,还…咳咳…还有以后不该你管的事别管听到没有。有些事咱们管不起也管不得。” “我知道的爷爷,阿水会好好照顾自己的。”阿水红着眼眶,声音有些颤抖。 “阿水啊,原本我是打算一辈子不告诉你的,你娘她还活着,现在我告诉你,若你想见你娘便去寻她去吧。。。等我走后也好有个照应。”老人将阿水招到身前来:“你娘她当年本不愿加到我乔家来的,听说她那时曾与一书生有意,那书生为了娶你娘于是上京赶考,只可惜这一走便没了音讯,你娘也不愿负那书生便一直没有嫁人,等了几年你娘以为是那人变了心,所以。。。" “所以娘一气之下嫁给了爹。” “哎。。。这。。咳咳。。这都是天意啊,后来你娘不知怎么晓得那人当年是遇了贼险些丢了性命,这才耽误时间,你娘想是忘不了那人,丢下你与那人走了。” “娘她想必是很爱那人的。” “你啊。。。今后你若是想要找她就去京城,你娘叫卫雪兰。。。咳咳。。”老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,总有道不尽说不完的忧惘。东方的第一缕光出现的时候,老人还是安静的走了。傍晚,天边的霞光渐渐消失,阿水从地里回来,肩上扛着锄头,薄薄的汗附在面颊上,爷爷已经去世一年了,阿水每天过着这样的日子,日出而作日落而归,孤单的却又认真的过着。阿水没有去找娘,虽然很想看看娘,但是去的话会她会很困扰的吧,这样就好。晚上,回到家,推开破旧的柴门,屋里黑漆漆的看不清楚,阿水摸索着进了屋里,正想着去桌前掌灯,“啊!”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,阿水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摔下去,就这么傻傻的等着落地,:“咦?”软软的,好像压住了什么东西,阿水赶紧爬起来摸索着去点了灯。呵!!原来地上竟躺了个高壮男子,虽是衣衫不整,面目也因沾上了血迹和泥污看不清楚,却也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天生的冷然与贵气。家里突然出现这么个人,而且看着一身的的狼狈血污,怕是个大麻烦,阿水有些害怕,可是如果就这么放着不管,若是坏人也就罢了,要是个善人,岂不是大大的过错。阿水犹豫些许,还是决定先将人安顿好再做打算,阿水虽说不矮,也经常下地做些活儿,但是这男子也实在是沉了些,比阿水不知高壮出了多少,待到弄好,阿水自己也趴下了,天也晚的很了,这会儿该也不会有大夫了,明日再去请个大夫来瞧瞧吧,这般想着,阿水便就着躺在男子身边睡下了长相守 第一卷姻缘既定 第2章 家人章节字数:1000 翌日,青空晴明,大好一派风光,破旧的土房外,小小的院子里,正是枝繁叶茂,远处隐约来了两抹人影,待到近看可不就是阿水急切切的扶拉着一位白眉老叟。这是日头正起,也不多热,两人额前隐约有了层薄汗,看来是赶了不少的路了,进了门,那男子依旧如昨日那般安然睡在床上,丝毫不见转好,阿水忙将大夫请将上前,大夫端详一番,又诊脉察色,便说道:“这位公子内伤颇重,好在未及性命,小哥只要将他好生照料,吃些药疗养些时日方可无碍,老夫开个方子,你照着上面写的抓了药给他服下,这里还有一拼金疮药,你用来敷抹他的外伤。” 阿水将大夫送回去有照着方子买回些药煎好,正愁着如何让人服下药去,床上那人突然便有了动静,缓缓睁开眼,挣扎着就要起身。 阿水忙上前把人扶坐在床头,“我正愁着怎么叫你喝药呢,如今倒好,你自己醒了,大夫说你有内伤,修养些时日就好,趁药还没凉,快些喝了吧。”那人也没说什么,一仰头将药一口气喝光,也未叫一声苦,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又是谁?”那人盯着阿水面无表情的说道。 阿水边将碗放到一旁,边说道:“这是我家,我叫乔青水,你唤我阿水就是了,昨晚见你倒在我家里,看你一身的伤莫不是遭了劫匪什么的?”嘴里是这么说的,其实阿水生怕这人是个什么歹人,可人已经救了,这话权且是想试探一番,也好有个打算。 “劫匪?不知道,我,什么也不记得了。”男子用力抱住头部,似是痛苦非常,“我是谁?我到底是谁”越是想不起来越是急躁,剧烈的动作让原本就为及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,阿水实在是始料未及,这人竟失忆了,这般连自己是谁,家中亲人父母皆忘实在是可怜,见他此时很是激动,忙上前止住他的手,“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,没事的,日后待你伤好了,定会想起来的。”那人却是没听见般,垂着头看不清表情,“虽然不知道你是谁,或许是个富人家的公子,或许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,或许家有高堂,娇妻相伴,儿女承膝,又或许,如我这般,孑然一身,但是,既然你与我注定有次缘分,若不嫌弃,在你想起的这段时间,可否同我做一趟家人,我,很想每日回来的时候家里有个人与我一同吃个饭,你说这样可好?”阿水微笑着问他,那人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。阿水也未催促,也这么等着,很久,阿水几乎放弃,“家人?”那人定定看着阿水问道,阿水笑答:“对,家人。” 这世上的事,莫不都是姻缘天定。万丈红尘中,弱水三千,只为寻这一瓢饮。长相守 第一卷姻缘既定 第3章 玩意儿章节字数:1290 “你快些将衣服脱去,我好把这金疮药抹好,你我皆是男子,你这般折腾半天不脱衣,倒像是我要轻薄与你了。”阿水拿着药哭笑不得的站在一脸冷然的男人身前。见男子还是没有反应,阿水干脆坐到床上与男子对视:“你的伤多半在背上,若不让旁人帮忙你要如何上药,还是就这么放着不去理会?放心吧,我会轻点不会很痛的,你啊,还像个小孩子一样,莫不成我还得拿些玩意儿来哄你,你才肯乖点。”男人看着阿水,眼眸静止如水,“玩意儿?”声音很好听,但是太过于平静,微风吹不起半点波澜。 “对啊,只有小娃儿才会在生病的时候闹别扭,要给些玩意儿耍耍才能安生。” 男人将手伸到阿水面前,面无表情的说:“玩意儿。” “嗯?”阿水诧异的望向男人,男人也望向阿水,相望无语,还是相望无语,这人真是能这般正经的问他要那些“玩意儿”,“你不是小孩子,再说我到哪儿去给你找小孩子玩的东西。”阿水无奈的说道,男人还是义无返顾的把手伸在阿水面前,阿水看着眼前的手,再抬头看男人的面无表情,幽深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,“好吧,我找找看。”实在是想不到看着这么冷峻的人竟这般的像个孩子。最后还是在屋子里翻找了一通,“呐,这个吧,这是我闲来无事时做的,小时候啊爷爷也常常做这些小东西给我,我那时可喜欢的紧呢,现在想来,小孩子果真是安乐知足。”阿水笑着将手里的草编小蚱蜢递给男人,男人拿过一看就是刚做不久的蚱蜢在手里把玩,趁着男人注意力都在手上的东西的时候,阿水终于是脱掉了他的衣服,轻轻地把药往伤痕累累的背上抹去,“你对以前的事还有印象吗?比如你叫什么名字之类的。”边抹药,边问男人,手下的动作确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弄疼了受伤的人。男人回头看了阿水一眼,又继续弄着手里的蚱蜢,摇摇头,“那你也总不能一直没有名字的,乔木,我叫你乔木好不好,你这人总不多话,像个木头一般,便取个木字,你既不记得前尘过往,如今与我也算是一家人了,便与我同姓吧,你说可好,乔木。”也没有等待男人的回答,阿水便自行决定了,因为他知道,便是问了,多半也是得不到回应的。 夕阳西下,又是日落西山时,小小的庭院前,一男子站在夕阳下,端的一派玉树临风,俊美非凡,只见他长发如墨,斜眉入鬓,眼角微挑,多一分则媚,少一分则柔,正是恰到好处,刚柔并济,直可谓风华灼灼。此时正望着前方,似是在等待什么人物。不多时,只见他冷峻的面目忽的一柔,顺势而望,一半大少年正一副耕劳归来的样子向他走来。 阿水正完了田中活计归家,方要到时,便看见乔木站在门外,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身上,更衬得本就英武不凡的身姿,此时更如同谪仙一般,清远不可视,阿水不知一次的想,乔木莫不是什么神魔精怪,并非凡间俗物,真这么出神一瞬,本来还远远观望的人,这时候已经站在身前:“今天晚了。”乔木皱着眉头盯着阿水。“啊,今天天气不错,便多在地里呆了些时候,让你但心了。”阿水抹抹头上的汗水说道,“对了,你的伤怎么样了,今天可有好些。”边向家里走,边转头问道,“嗯。”果然是乔木的回答啊,从他醒来的那天开始,阿水就没有见过乔木说过一句话超过二十个字的,真真是惜字如金。长相守 第一卷姻缘既定 第4章所谓断袖章节字数:1868 回到家中,阿水就挽了衣袖准备做饭,满头大汗的也没休息片刻,炉火里的火烧的正旺,不一会儿衣裳都湿的通透,这时正是夏天,真不知道阿水怎么这般能忍,正要用袖口擦汗时,旁边伸出一张白布巾,原来是乔木,阿水愣了愣,乔木在他家已经有两个月了,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,更是冷言寡欲,最常做的就是站在院子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今天居然主动过来给他汗巾真是头一遭,乔木站了半天见阿水傻傻的看着他,没有拿过汗巾,皱皱眉,如有所思的想想,伸出手将阿水额上的汗水擦去。 这是在干什么,修长又有些微凉的手指在脸颊上滑过,耳边是清浅的呼吸声,抬头就能看见那张专心致志的脸,双眼那么认真的看着他,啊,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,他的眼睛好深邃,现在好像要被吸进去了一样,果然,像神仙一样。“很热?越来越红了。”清冷的声音响起,阿水这才想起锅里还有东西,手忙脚乱的忙了起来,乔木站在阿水旁边,看看手里的汗巾,再看看依旧满头大汗的阿水,默默走回了里屋。 如同往常一样,在昏黄的油灯下,依旧是两个人吃饭,只是这一次的气氛很奇怪,阿水偷偷看正一本正经吃饭的乔木,又想到了刚才的事情,顿时脸又烧了起来,他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这样的亲近过,那么专注的看着他,那么温柔的帮他擦汗,凉凉的指尖,叫人忍不住想一直贴着不放开就好了啊。 “你很热?”乔木放下碗,看着脸红的阿水。 “啊?。。。哦!是啊是啊,天气真的很热呢。”乔木奇怪的看着阿水使劲的刨饭,他这么饿嘛?田里的活莫非真的很辛苦。这么一副瘦弱的样子,定是吃了不少的苦,这些日子也都是他在照顾自己,现下伤既然好了,自然不能什么事都不做了,看来明日还是一起去吧。埋头猛吃的阿水当然也就看到一向表情极少的乔木脸上的表情。 一大早的阿水正准备出门,便看见乔木站在院门外,手上拿着根锄头,但是在是不适合他,乔木天生一副贵气,傲然如松,手里拿的也该是君子之剑,而不是这锄头,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 乔木见阿水出来便转过身去,“与你一同去耕地。”阿水忙跑上前来抓住乔木的袖口,惊讶的问道:“什么?”乔木看看被抓住的袖口,也为挣脱,:“与你一同去耕地。” “阿水,这就是你前些日子救回来的人呐,看样子伤都好利索了啊。原来是个男人,我还说阿水小子开窍了,藏个女人在家,要成家了咧。”田里站着个粗狂汉子说道。“就是就是,你小子也不小了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家里婆娘娃都生两个了。”旁边的人也跟着打趣。阿水的村子不大,发生点小事,例如哪家的鸡不见了啊,哪家又有小猪崽了啊都能传的家家户户都知道,阿水家突然来了个陌生人自然也就早传遍了,大家老早就想着看看,这人长啥样,可人家就是不出门,多嘴的妇人们早在传阿水家莫不是藏了个大姑娘,要成家了。“你们可别乱说,哪有什么女人,我这家徒四壁的,哪有什么姑娘愿意嫁给我这穷光蛋。”阿水忙解释到,“这可说不准呐,那王掌柜家的千金对你有意思咱大伙儿谁不知道啊,王掌柜就这么个掌上明珠,说不准还真招了你做上门女婿了,到时候我们不得叫你声乔掌柜啊。” “李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可别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。” “我说你小子,都多大了说个话还脸红,带你去开个荤,这小子看到那些个姑娘比兔子还跑得快,你小子该不会是断袖吧。哈哈哈哈。。。。”一群汉子看着阿水羞窘的跑开顿时大笑做一团。 你小子该不会是断袖吧。。。。断袖吧。。阿水从未想过娶亲,一来像他这样身无一物,家里又这般贫寒,怎可坏了别家姑娘的终身,只想就这么过日子,二来他也还没有心仪的女子,可那日他看着乔木的感觉,又分明变了的,难不成他真是断袖,可是从前也为对别的男子有过什么心思啊,再看看身后依旧是一脸淡然的乔木,阿水只觉得自己多半是前世多作孽,竟喜欢上了男人,还是个身份不明,也根本不可能喜欢他的人。 “乔木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阿水突然停下来,“如果,我说如果我当真像他们说的那般是个有断袖之癖的人,你如何看待?”阿水低着头问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是拽住衣服的手微微抖动,泄露了此时的紧张。 乔木看着眼前的人,那么紧张却还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,无法理解,即便他是断袖之癖又如何,他还是他,“你就是你。” 这算什么答案,阿水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,不过也是,乔木定然不会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思,而且他定然也根本就不会在意自己的心上人是谁,是男人还是女人。罢了自己这般的痴望终究是没有结果的,等到他想起过往的时候便是他们缘尽之时,何况他家中说不定还有娇妻苦等。长相守 第一卷姻缘既定 第5章道似无晴却有晴章节字数:1720 阿水发誓,只要乔木还在一天就绝对不能再让他下地了,他那哪是种地,分明毁地,要不是他即使发现,那些菜全让他当杂草给拔了。“乔木,算我求你了,站在那里不要动,我来就好了,不然咱们可就没吃的了。”乔木看着眼前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人,面上颇为疑惑。 “为何?” “这些菜是要拿到集市去卖的,你把苗子都当杂草给锄掉了,我拿什么去卖,没钱我们吃什么。”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 看着又继续开始干活的阿水,乔木定定的站了一会儿,便转身去了不远处的树下,抱着双臂,斜靠在树上,微风吹过,带着夏天独有的味道,乔木紧闭双目,发丝随风飘荡,斑驳的树影在脸上忽明忽暗,正有一番洒脱,若不是在这荒野不知让多少人痴傻,

我是你的可爱小猫炮机 猜你喜欢

影片评论